<s id="e6I"></s>
<cite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cite>
<s id="e6I"><pre id="e6I"><xmp id="e6I">
<cite id="e6I"></cite>
<s id="e6I"><pre id="e6I"></pre></s>
<xmp id="e6I">
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
<s id="e6I"><pre id="e6I"><div id="e6I"></div></pre></s>
<s id="e6I"></s>
<cite id="e6I"></cite>
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
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
<cite id="e6I"><pre id="e6I"></pre></cite>
<s id="e6I"></s><pre id="e6I"><pre id="e6I"><xmp id="e6I">
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
<s id="e6I"></s>
<s id="e6I"></s>
<s id="e6I"><pre id="e6I"><xmp id="e6I">
<div id="e6I"></div>
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
<div id="e6I"></div>
<s id="e6I"></s>
<xmp id="e6I">
<pre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pre>
<cite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cite>
<cite id="e6I"><pre id="e6I"><div id="e6I"></div></pre></cite>
<s id="e6I"></s><s id="e6I"></s>
<s id="e6I"></s>
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<div id="e6I"><pre id="e6I"></pre></div>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
<s id="e6I"></s>
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
<cite id="e6I"></cite>
<s id="e6I"></s>
<s id="e6I"></s>
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
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
<xmp id="e6I">
<s id="e6I"><s id="e6I"></s></s><s id="e6I"><pre id="e6I"><div id="e6I"></div></pre></s>
<cite id="e6I"></cite>
<s id="e6I"></s>
<s id="e6I"></s><s id="e6I"><pre id="e6I"><div id="e6I"></div></pre></s>
<xmp id="e6I">
原创

第483章 有点意思-沈清和-笔趣阁

  “我知道,这样的成就不值一提,这样的境界依然非常卑微,这天下之大,龙脉大陆浩渺无垠,不知道有多少恐怖高手,而我在他们面前,根本不算什么?!?br/>    “但是我觉得,师父,你肯定也会为我骄傲的。至少,在乾元宗,在大宁城,我没有为你丢脸,所有瞧不起你的人,所有瞧不起我们师徒的人,我全都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!我让他们震惊无比,我让他们提起你的时候,不得不尊重,不得不仰视!”    “师父,我知道,无论你是现在是在九泉之下,亦或是在大陆的另外一个角落,都会为我骄傲的,你的弟子陈枫,没有辜负你的期望!”    “这一切,都是师父你赐给我的!”    陈枫站起身来,深深吸了口气,脸上露出坚毅之色:“师父,你放心吧,于我而言,这只是一个起点一个开端而已。甚至乾元宗也只是一个起点而已,以后,我会有更高的境界,会踏上更高层楼,绝对不会让你失望?!?br/>    然后,他将姜月纯拉了起来,轻声说道:“师父,这个孩子身世非??闪?,连唯一的亲人也都没有了,现在她所能依靠的,也只有我?!?br/>    “我今天,想在师父您的墓前,收她为徒,教授她做人的道理,教她一身本事。我可能没有师父你那么好,也教不了那么好,但我至少希望,以后她不再受人欺辱?!?br/>    然后陈枫转过身来,对姜月纯说道:“你跪下,这坟墓中埋葬的,是我的师父,你的师祖?!?br/>    姜月纯听了陈枫这句话,心中激动无比,陈枫终于决定要收她为徒了,她又一次跪在坟前,磕了三个响头。    陈枫将她拉了起来,然后又微微笑道:“今日,在师父坟前,我正式收你为徒。姜月纯,你是我的第一个徒儿,有可能也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徒儿?!?br/>    姜月纯深深吸了口气,按耐下心中激动的心情,又给陈枫磕了三个响头,站起身来,看着他,目光凝重,轻声说道: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,师父,我会一辈子伺候你的?!?br/>    陈枫微微笑道:“我不需要你伺候,我现在要做的,只是教你做人的道理,教你一身本事。然后,你想去做什么,我都不会阻拦你?!?br/>    “你虽然是我的徒儿,却也有自己的人生,不用一辈子都挂在我身上?!?br/>    姜月纯听得似懂非懂的,但她却是坚定地摇摇头,说道:“不,我一辈子都要陪着师傅?!?br/>    陈枫以为,这是小孩儿的戏言而已,也没有太放在心上。    陈枫带了不少酒来,他平时是很少喝酒的,应该说是滴酒不沾,但这一次,陈枫却坐在墓碑前面,一杯一杯地饮。    他喝一杯,就往墓碑前面的土里泼上一杯,然后嘴里絮絮叨叨的,跟师父说着闲话。  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ningdeg5j.cc/txt/197280/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美奴
我们依然可以枕琴而眠
太祖吕光

你就签下爱情合约吧!不然没人要我了!我已准备好将权利减半义务倍增了。

能够
并不是因为他们不能辉煌
张国立
在人生的漫漫长路上

热门推荐:

  七圣光辉最新章节列表-七圣光辉最新章节目录-笔趣阁 第403章 点名要娶她-傅少的隐婚替身妻-笔趣阁 第483章 有点意思-沈清和-笔趣阁